当前位置:主页 > 投资故事 >

投资故事

谁能主导WTO规则的新变化?
当前,美欧日正在尝试和努力达成“零关税”式的双边贸易体系,并且承诺致力于推动WTO体系和规则的变革。然而,这所引发出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在发展中国家逐步演变为全球经济体系中一支重要博弈力量的新形势、新格局下,究竟谁能主导WTO体系和规则的变化变革?
当前的全球化,似乎正在逐步演变为三种力量的博弈,“美国优先”逻辑下所主导的全球化,日欧等发达国家所主导的以反映发达国家利益为主的自由贸易体系,以及作为最大发展国家——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以及中非全面合作的符合多数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全球化。事实上,更容易被忽略,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力量,就是类似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大国以及众多的新兴小国和发展中国家,按照自身发展利益所需要的全球化。
是纳入更多的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诉求?还是纳入发展中国家发展机会和发展利益的相应更多诉求?这将是未来WTO体系和规则变化变革的根本性分歧和博弈焦点。中美贸易战和经济发展战略竞争的内涵,不仅仅是这两种国家所谓的制度竞争,实质上是发达国家利益集团和发展中国家利益集团,这两大阵营的发展权利竞争和发展利益博弈。
显而易见的逻辑是,如果WTO体系和规则的新变化,仅仅由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利益集团来主导,处处被烙上“美国优先”的利益印记,完全忽略和排除了中俄印等新兴大国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小国的经济发展利益诉求和技术创新需求,WTO体系就必然会加速走向失效甚至解体。更要注意到的是,谁拥有未来的可持续增长消费市场空间,谁就有主导WTO体系和规则新变化的发言权。因此,从这层意义上来看,必然是新兴大国和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需求,更有可能会决定WTO体系和规则的未来变化变革方向。
客观事实是,如果是按照多数发达国家利益诉求,来决定和主导WTO体系和规则的未来变化变革方向,必然的后果是,一方面,伴随着发展中国家对自身发展机会和发展利益的普遍“觉醒”,在很大概率上会导致现行的全球价值链分工和贸易体系,向区域价值链分工和贸易体系,再向国家价值链分工和贸易体系方向收缩和蜕变现象的普遍发生,激发发展中国家的抱团行为,以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两大对立式阵营的强化,导致WTO体系的加快失效甚至解体。
另一方面,要正确认清的客观事实是,即便发达国家之间能够做到“关税全免”,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以及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之间能够做到“关税全免”么?而且,发达国家通常在背后所利用的各种技术贸易壁垒手段,早已超过了关税壁垒作用,发达国家之间能否做到“技术壁垒全免”的高层次开放么?如果坚持强加给新兴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过度市场化规则,这显然已经超出了新兴国家和众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和自身制度环境的承受能力。
因此,WTO规则的调整方向,绝不可能只是满足“美国优先”逻辑,也绝不可能容纳所谓的绝对公平贸易或对等贸易逻辑。调整和改革的唯一正确方向就是仍然强调多样性、差异性以及兼顾适度的平衡性,突出对发展中国家发展机会和发展利益的包容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