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要闻 >

财经要闻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
  目前,ofo、摩拜等在国内一些城市开启了信用免押金服务。专家表示,明年一月即将实施的《电子商务法》明确规范了押金的退还,强化了对消费者的保护,期待法律作出进一步明确,比如押金的风险怎么控制、专门的第三方监管账号如何落实等。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如果非得要收取押金的话,一定对押金的流向,押金的监管,这种动态的监管要做好。同时要尽量避免这种押金的收取,因为现在通过大数据和信用的方式,完全是可以做到信用监管的。
 
  专家认为,共享单车是占用城市公共资源的交通服务,需要多方共享共治。应加强对共享单车的及时回收再利用,避免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城市管理者应主动介入管理和服务,企业要通过优化服务建立可持续盈利模式,消费者要提升公德意识,不要乱停乱放。从2014年开始,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在它们最风光的时候,各大品牌的共享单车多到好像连颜色都不够用,很多城市都出现单车围城现象。但是最近在北京,许多经常用车的上班族发现共享单车没那么好找了。
 
  上班族:有的时候想骑,但是难找车。市区情况还好一点,要是到海淀边郊那边的话,可能就不好找到车了。
 
  记者近日在北京多地采访发现,路面上的共享单车数量比以往明显减少。以北京菜市口地铁站区域为例,每天投放在这里的摩拜单车,已由最高峰时的近300辆降低到目前的100多辆。
 
  共享单车投放人员:有的地方单车富余,有的地方却不够取。我们只能把车从数量较多的地方倒到车少的地方。以前到处都是车。现在你还看得见吗?看不见了。
 
  单车投放人员告诉记者,通过公司内部的单车投放系统,能清楚地知道各个投放点的实时数量,并根据需要有计划地进行调配。
 
  共享单车投放人员:有些地方有投放点,每天必须卸哪,哪缺车,都有系统显示,我们就直接投那去。系统里显示白圈的就说明能投放在那里,没有白圈的我们投放不了。
 
  在各个单车投放点,还有专门人员对车况进行维护。
 
  共享单车维护人员:坏车最近减少多了,之前大约一百辆里面十辆坏车,现在没那么多了。
 
  2017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落实对共享自行车实施总量调控政策。目前,北京市共有9家共享自行车运营企业,运营车辆总数已控制在191万辆左右,较最高峰时下降近两成。据了解,全国多地的共享单车也在陆续减少。今年初,厦门30万共享单车围城,10万单车闲置引发热议,为此厦门重拳整治共享单车,单车数量将削减三分之二。今年杭州共享单车要减少四分之一,单车数量调控到约50万辆。本月,昆明市通报了共享单车运营管理考核情况,ofo小黄车因连续两个月考核垫底,一万辆单车将被回收。此外,广州、深圳等地共享单车总量也呈下降趋势。
 
  共享单车乱象频生 用户难拾信任
 
  作为曾经的共享经济符号,共享单车从一拥而上无序发展,到各地接踵而至的总量控制,共享单车发展中的问题无法回避。
 
  上班族:有把座卸了的,把链子轮胎卸走的都有。
 
  上班族:这个东西老是坏,影响我们上班的时间。它坏了以后我们把锁打开,它可能还要计我们的费用。经常看到很多人就把车扔到河边。
 
  上班族:边郊遇上坏车,基本上是能看到几辆坏几辆,也没人打理。
 
  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去年他和两位家人各自都使用酷骑单车出行,总共缴纳了近一千元的押金。但从他申请退款到现在近一年的时间里,都还没有收到押金。
 
  酷骑单车用户 杨先生:客服那边打了两三次电话都不退,我们就一起到他公司里面,去退押金的这个事儿,他就告知我们说微信退押金的就是退不了,只能做登记,现在我家里大概有小一千块钱的押金钱都没有退出来,导致我现在对其它的共享单车都有点不太敢用。
 
  杨先生的手机里还一直保存着酷骑单车App,他说自己会时不时打开来看一下,希望哪一天能收到退款的消息。但是实际上,这款App已经处于无联网的状态。
 
  车企难以为继 回归“品牌路线”
 
  疯狂融资——造车——投放——再融资——再造车——再投放,导致共享单车投放严重过剩,加上成本高,维修滞后,导致数量惊人的单车沦为遭人诟病的城市垃圾,共享单车企业终于难以为继。
 
  在河北霸州的赵家柳村,村道两边的田地里堆放着大片的共享单车,数量将近三四千辆,这些单车品质不一,有的看上去还是新车。负责买卖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车都是当地自行车厂库存积压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80元一个。最低80元,新的80-150元。各式各样的库存,什么座的都有,有什么就用什么,现在工厂也不好弄。
 
  面对一度膨胀的共享单车需求,自行车企业也经历了兴奋到失望的过程。一位自行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共享单车火爆的时候,全国大大小小的自行车生产企业都一窝蜂地凑热闹。以天津为例,富士达、飞鸽等自行车企业就承接了大量共享单车生产订单。